黄黄黄黄黄大头

炫你 生贺

脑洞很大的生贺
金钟炫生日快乐❤️❤️❤️❤️
给金钟炫设了个高冷闷骚男同事的人设

-
-
喜欢上金钟炫,比喜欢木头还累人。因为他闷骚的性格,你在这条追男神的道路上吃瘪是常有的事。
到底是哪个混蛋说女追男隔层纱的???你跟金钟炫之间完全隔着万里长城⋯⋯

烦躁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开始想着晚上的聚会穿什么衣服才能吸引到金钟炫的目光。

汽车鸣笛和交通拥堵的声音,聚会的时间约在交通最尖峰的时刻。往车窗外瞧了瞧,你还是决定下公交车自己走到聚会的地点。
朝前走了十几分钟,一阵风吹得你露在外面的双腿有点冷,结果一个不经意地抬头,就看见一道身影。
在便利商店外的骑楼,幽幽的灯光映出一个你再熟悉不过的身影,冷静的侧脸,身形高瘦地他似乎正在等人。
往前走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。
往旁边躲了躲,想着到底要不要上去打招呼,但想到金钟炫可能又是冷冰冰的回覆你,却又打消念头。
正要迈开脚步往前走,就再次被震惊得连挪腿的力气都没有了。

“钟炫呐……”有个女声忽然冒出来。
这是你喜欢金钟炫三年来第一次看到他身边有你以外的雌性动物,叫的那么亲昵,关系肯定非比寻常。立刻躲到身侧那家没开门的店铺招牌后,只敢露出一只眼睛去看。
一个长发的女人从金钟炫身后的商店走出来,手里拿着一瓶水,声音温柔的对金钟炫说道“知道你不喝饮料,矿泉水喝吗?”
金钟炫接过那瓶水,没有接话。

静静地躲在招牌后,一字一句地听着金钟炫跟那个女人的对话,一听就明白,对方比你要了解金钟炫的多得多。
“最近住哪儿啊?不是买了新房子吗?”
“你还在养土豆吗?自己养的有没有比较好吃?”
“前段时间我看到了个闹钟特别适合你,你不是起床气吗?我打算给你买一个,但是想起来,送人闹钟好像不太合适⋯⋯”

你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。
到底是什么关系,就连金钟炫有起床气都能知道?
眼眶里的眼泪转啊转。
那个女人跟金钟炫说了大概十分钟的话,虽然他一直都是爱答不理、面无表情的,但是回答的字数已经远远超出他一天的说话量了。

这一场单恋,到这一刻,你才觉得是丝毫没有意义、应该彻底了结掉的。
  忍住眼泪没哭,一直憋着,在金钟炫跟那个女人告别,把她送上出租车,走进饭店大门后十几分钟,你才迈开脚步,朝着门口走。
走进灯光辉煌的观光电梯,按下电梯按钮,徐徐上升,望着电梯外的夜景,从玻璃的反光上看见自己垂头丧气的样子……

在丝毫没有自我的这段日子里,真的走得太远,根本不记得自己了。

求之不得的单恋,是所有恋爱里,最痛苦的一种。

走廊是安静的,包厢厚实的门隔音效果很好,刚推开门,顿时一阵喧嚣吵闹的谈话声就涌了出来,瞬间与自己的安静有些格格不入。
现在走的话,还来得及,不是很想看见金钟炫⋯…结果,一抬头,还是在这么多人里,准确无误地看见了他。

心忽地陷下去了一块。

他静静的坐在长桌边缘的位置上,听见开门声,他抬起头,目光便朝你看过来。
被他盯着的时候,他的眼神总是让她在被瞅住的那一瞬间,觉得心慌意乱。
 躲开他的目光垂下了脑袋,走进包厢内。

似乎看出你的低气压,身边的人并没有拉着你一起加入他们的嘻笑打闹,坐在离金钟炫有些距离的位置,拿起桌上一瓶啤酒就灌了起来。
一瓶接着一瓶,甚至还喝了日本清酒,很快你就有喝醉的趋势,身边的同事在你把喝光的酒瓶大力砸在桌上的时候才发现不妙了。

你不会喝酒,而且酒品很糟糕。

金钟炫从你灌酒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,看着你现在发起酒疯,嘿嘿嘿的胡乱对别人傻笑,他觉得自己忍不住了。
就在他要站起来带你离开的时候,跟你关系比较铁的朋友,拉起你就要带你回家。站在电梯边,朋友掏出手机打电话给男朋友,让他载妳俩回家,就在挂断电话的同时,转过了身,你就已经不见了。

是金钟炫。

大手把你拉到了逃生口的楼梯间。
还好,你喝多了但并没有到烂醉得无法走路的地步,似乎就只是意识不清楚,满嘴说胡话,以及不停不停地掉眼泪。

他根本不明白喝醉的你为什么忽然有这么大的情绪,眼泪像是永远也不会干涸似的往外哗哗地流,她一只手被自己握住,另外一只手挡着红透的脸,偶尔抹一下眼泪,所以手心手背都湿乎乎的。

楼梯间的灯没被打开,只有大厅隐隐约约的灯光微微照进来,让你很是感到不安。试图甩开金钟炫抓着你的手,带着很浓的哭腔“你到底是谁啊!你别碰我,我不要走,我要找我男朋友!”
 金钟炫开了楼梯间的电灯,你依旧在哭,呜呜咽咽地说着模糊不清的对白。他的手按在你的肩膀上,想让你站好,然后尽量压低声音,显得温柔一点:“好了,别哭了。”

这似乎是金钟炫说过的,最温柔的一句话了。

似乎有点作用,他看见你一直因为抽抽噎噎而颤抖的小肩膀忽然停下来,哭声也渐渐低弱了些,然后她拿开捂住眼睛的手,在看见金钟炫的那一瞬间,你忽然怔住了。
你呆呆看着他,依旧带着哭腔“男朋友⋯⋯”
在那一瞬间,金钟炫以为自己听错了,喊自己什么?
随即,薄唇轻轻佻起一个淡淡的弧度,金钟炫笑得很浅很无语,然后叹了口气。
觉得跟你闹一闹也挺有意思,于是垂下头,静静地瞅住你,语调很平缓地低声问道“喊我干嘛?”
 你没有动静,依旧是凝望着他。

就在金钟炫以为你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时,发现自己错了。
毫无预兆地,眉头一皱,眼泪又开始往下坠,呜呜地哭起来,像是要把自己的所有的难受和心痛、压抑累积的酸水都哭出来。
“你为什么不喜欢我⋯⋯为什么不喜欢⋯⋯我一直都很努力了⋯⋯我不想喜欢你了⋯⋯”
哭得更厉害了。

金钟炫有点招架不住,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你难受的话,他觉得自己快要爆发了。
“刚才吃饭之前,我都看见了,你跟她在一起,她知道你有起床气,知道你做饭好吃,知道好多我根本没听说过的事⋯⋯”
泪如雨下,抽抽噎噎地说着,但还没说完……
金钟炫微微敛眸,觉得自己再也憋不住了。动作俐落地箍住你的下颌,他俯下身,低头吻下去,把你要说的话全部狠狠的咽进肚子里。
因为这一吻你安分了下来,他才开了口“那个女生是我姐。”像是没听到他的话,下一秒就直接睡倒在他的怀里,金钟炫无奈的笑了。

姜东昊接到金钟炫的电话让自己载他时,其实是拒绝的,但在金钟炫说会请他吃饭,只好为了五斗米折腰。

姜东昊将车子停在饭店门口,盯着大门等着金钟炫出来,却发现金钟炫搂着一个女孩。那姑娘好像喝多了,倚在金钟炫身上,像只树袋熊一样搂着他的腰,而且还披着他的外套,所以金钟炫就穿件白衬衫。还没来得及开口,金钟炫就说道“我喝酒了。”

上了车,姜东昊沉吟了好久,扫了眼后视镜,底气很弱地问了句“她是?”他看见金钟炫依旧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。低头看了看在怀中的你,淡淡的说“我女朋友。”





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25)